Notice: Undefined index: nav in /var/www/ruraledutw/ruralcs/project_dongao.php on line 230
鹿樂的故事 我有故事想說 鹿樂粉絲
  • 1
  • 2
  • 3
  • 4
  • 5
  • 6
「偏鄉教育光談教育根本不夠,不然翻轉那麼久了怎麼沒成果?」專訪東岳部落的聲音(二)
「我一直在思考原住民的路到底在哪裡。」校長很清楚地說。


天生歌手沒有舞台,天生獵人無用武之地
  「泰雅孩子歌謠、舞蹈、運動天生優秀,但是舞台上有幾個原住民?不說有名的,音樂老師、體育教練又有多少是原住民?」校長問。
一般都市小孩國中、高中有音樂班、舞蹈班,之後可以上藝術專科、藝術大學。求學期間乃至出社會後,有各種比賽可以爭取獎金跟知名度,未來可以繼續鑽研、出國、比賽、表演、任教等等,發展管道很多。但是偏鄉沒有這種升學體系、額外的才藝班,更沒有發展管道,要學音樂、舞蹈、藝術就只能去都市唸國中。可是一般國中沒有宿舍,得另外租屋,而這對偏鄉的家庭來說太強人所難。因此國中階段便已幾乎成為音樂教育的分水嶺,將偏鄉學童導離音樂。
  「雖然國小到大專都有教育部主辦的學生原住民族舞蹈比賽,可是國小之後沒有任何發展途徑(如音樂班),所以比完了,頒完獎,大家開開心心,之後呢?我一直在說比賽結果成就了考績,那學生的未來呢?」講到這裡,校長難掩激動。
  「這樣的比賽有其貢獻,多年來確實讓大家重視還有傳承原民舞蹈文化,不然大概也早就斷了,然後也發現社會確實有看到民族舞蹈之美」校長很有自信地說,「然而我們要更進一步追問何以山上的孩子歌舞、運動再厲害,卻頂多當興趣?我比較務實,我要問這如何切實幫助到我們的下一代成家、立業?」
泰雅的路在哪?
  將近十年前因為覺得運動學起來好像比音樂、藝術便宜,校長開始思考泰雅可以發展的運動是什麼?泰雅的竹弓很有名,所以一開始曾經試著發展。然而竹弓難以活化,不太有發展性,「機緣之下想說不如改成發展現代反曲弓」校長說。
反曲弓是世界比賽項目,有各種比賽可以參加(全大運、亞運、亞錦賽、各式盃賽公開賽等等),也有升學管道(體大),將來有機會可以當教練等等,更有發展空間。然而反曲弓要價不斐,全部要靠學校自籌款支撐相當吃力,因此少有學校能夠發展射箭隊,而現在東澳國小做到了,並且請了台灣體育大學的校友回來擔任教練,也提供從這裡畢業的國高中生回來母校練習。
兩位教練正在為每一位選手量身製作箭。


畢業學生也回來母校練箭。


東澳國小射箭隊 (圖/東澳國小射箭隊後援會)
「我們學生少,全校都是校隊。哈哈!」雖然無法篩選,然而東澳國小射箭隊幾年下來佳績卻不曾少過。去年全國性比賽花蓮縣長盃便榮獲團體、個人組各一個冠軍一個亞軍,其他如新竹總統盃、台東理事長盃、體育署錦標賽等等,亦皆斬獲多項大獎。

「我們發展反曲弓非常成功,不只移地訓練,還出國比賽。然後發現要是會英文,就可以同外國選手交流經驗、交朋友,世界更開闊、發展機會更多。」校長說幾次下來之後,開始非常重視語言,也就是國文跟英文。

校長說:「我自己跟我兒子說不知道做什麼工作沒關係,身體練壯一點,做板模月薪也有五萬。但是語言很重要,你一定要會溝通,不然什麼都做不了。」除了作文額外親自批閱,校長在走廊上也會隨機抓小朋友考每週單字,不會的就到校長室罰寫。
校長親自批閱作文,寫下厚厚一疊的評述。
「為了孩子將來的發展,我們必須補強學科基本能力。不是要20變90分,而是20變60分。」校長舉例在有教育學程之前,只要體育班保送師大,就保障當體育老師或專任教練。但是96年開辦教育學程之後,老師資格要用考的,學校也要用考的。而一般來說女生考得比男生好,普通班比體育班好,那體育班的男生怎麼辦?「所以我們很多孩子唸完體大、師大,但是考不上,很抑鬱,最後開卡車、蓋房子。不是不好,開卡車也很賺,而是說如果孩子有天份有興趣,我們能不能培養出讓他能朝此發展的基本能力?」
我的夢想
校長說:「我認為原住民教育真正的核心議題是知識體系。原住民能不能有自己的知識體系、教育體系,從幼兒園到博士班。」現在的民族相關系所都是用考的,土地感受低、認同低、在地意識不足,只有知識,體質很虛弱。「如果可以從小建立,豈不是很好?」
「我的夢想是小朋友要是將來讀了國高中不想升學,就讓他來學自己的文化跟文化資產,想辦法把原住民的文化包裝推廣,然後發展出一種經濟模式,改善經濟,然後改善教育,形成正向循環。我不是要跟主流對抗,而是要在主流的沖刷中站穩自己的腳步,走自己的路。」
校長親自批閱作文,寫下厚厚一疊的評述。


專案達成 │ 教學 x 東澳部落生活
在持續的低溫中,想起部落小朋友美美的笑容 :)

近日,我們收到好多好多的溫暖!

宜蘭東澳國小教學x部落生活提案的報名系統提前關閉了,
接著將進入下一階段的課程安排。感謝踴躍的報名及關心!

鹿樂謹致上最真摯的謝意,謝謝。




專訪東岳部落的聲音—校長鄔誠民
東澳國小位於宜蘭縣幾乎最南邊的海岸上,三面環山一面海,是唯一有山有海的泰雅部落。「怎麼樣,有什麼想法?」一見面還沒打招呼,校長就開始談正事。「不用放我的名字啦,來做事比較重要。」

雖然事後才知道校長私下也是交遊廣闊、善歌能飲,然而他談起正事時的沉著、理性,以及來自長期耕耘的洞見令人印象深刻。
東澳國小校長鄔誠民。圖片提供/鹿樂
「人常說只有15個學生還教不好?那如果15個都是家境困難的學生呢?」
「請不要用中產階級的眼睛看這些家庭、孩子的問題」校長說。

東岳部落的居民多為勞工階級,要求帶小朋友寫作業本就強人所難。何況這裡偏遠,家長要不乾脆舉家移民到都市,否則就得每天通勤到很遠的地方做工。早出晚歸回到家早已筋疲力盡,既沒時間更乏心力顧及小孩的教育。父母無力管教,折殺孩子的學習意願和成效,學生想要好生活可能國高中就開始就業跑工地,形成循環。

學校再好也不是父母,何況每天只接觸孩子8小時,不太可能改變太多。所以要提升教育成效、確實豐富孩子的人生,必須從父母開始,而要改變父母最實在的方法,便是從改善經濟狀況開始,換句話說需要有在地的好工作。
東澳國小師生。圖片提供/鹿樂
「在這裡一輩子了,我很清楚,原住民或偏鄉教育光談教育根本不夠,要從經濟。」校長很冷靜地說。

於是十幾年前數位返鄉青年決定發展社區文化觀光,成立了多必優原住民永續發展協會和東岳社區發展協會,將東岳部落獨特的泰雅文化結合山海美景、山珍海味、東岳冷泉等等,設計成一個特色及深度兼具的社區小旅行。

校長認為終身學習須從童年開始,童年需從家庭開始,家庭須從社區開始。社區有好工作,青年自然回流,富足後自然重視教育,正向循環便開啟了。
東澳國小原民編織課程。圖/翻攝自多必優原住民永續發展協會
自從開始社區營造,漸漸有青年回流投入,「我們就發現青年回流也要有基礎能力才行。社區營造、認識人文地景物、社區導覽等等,都需要閱讀跟表述的能力,如果沒有怎麼做?」校長說。所以他們開始非常重視基本學力檢測,於是東澳國小所有小朋友每個月都要交一篇作文,老師一定認真批改,校長還要全部親自再批改一次!
獵人學校泰雅竹弓體驗。圖/翻攝自多必優原住民永續發展協會
校長說:「家長沒有閱讀習慣、小朋友沒有,為人父母後也沒有,社區怎麼改變?教育怎麼改變?」雖然他再三強調教育要從經濟開始談,可是對教育的著力絲毫不下於社區營造。「教育,或者說能力,不是一次性活動就有用的,一定要是課程、生活、操作。」經過設計的完整的課程,融入生活而且可以實際操作才有用,校長斬釘截鐵地說。

社區產業好,青年自然回流,富裕起來家庭好教學當然順暢,正向循環建立起來,社區漸漸發展,未來還有可能走向世界。
東澳國小學童。圖片提供/鹿樂
至於現在要做什麼?校長清楚地說:「很簡單,孩子需要未來,就是升學、謀生、成家。所以我非常重視這個計畫!」


關於鹿樂 | 鹿樂的故事 | 加入鹿樂
鹿 樂  偏 鄉 不 遠
Rural Innovation Project

© 2015


 請加入我們的鹿樂粉絲頁!
國立政治大學   創新與創造力研究中心
Center for Creativity and Innovation Studies
台北市文山區指南路二段64號. 逸仙樓705室
(02) 29393091-65752